夜,披上朦朧的色彩穿梭雨中。

你的思緒開始在迷茫或清醒之間徘徊,心底輕聲念起一個魂牽夢縈的名字,又一次游戈於無邊的落寞與風訴說這個季節的冰冷。

一次的無意,讓你讀到一篇《男人和女人》的文章。

文中的每一字如針刺醒了你還沉睡的甜夢,尤其是文中開端寫道:「男人愛女人的過程是:愛——怕——煩——離開;女人愛男人的步驟是:無所謂——喜歡——愛——真情難收。」

這兩句話刻畫出了整篇文章的骨魂。

你的心也在那一刻深深體會到了真正想要了斷一份緣的痛。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你像瘋了一樣不停地嘶喊著這句話,你的思念開始有意識去停歇,為了那一份情,你曾用了很大的勇氣去愛。

此時對比那篇文章內容,你才發現原來的一切努力卻是那麼不堪一擊。

誰說相遇就是美麗?

為何情到濃時卻要面對無言的結局?

緣無錯,愛亦無錯。

步步陷入感情的漩渦,回無路,進無岸。

如在海中央,像一葉浮萍,隨風飄蕩早已失去了前方的方向。

你說:「我好累!如果放棄比執著要快樂些,我寧願選擇放棄!」

可是,說出這話的時候,你的臉上不再有血色,淚水隱藏在歡笑背後,誰能看懂你那雪的容顏?

曾幾何,你沉迷在王傑那首「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久久忘了自己是誰,當往事在歲月中滴落,然後漸漸流逝,你的痛,你的淚也干了。

如今,你又一次把心交給了音樂,隨音樂靜靜流淌,所流之處,憂傷如碎花沾染,抹不去傷痕纍纍,又縫合不了裂口。

僅由音符再次彈奏起心底那份深藏的無助,與夜飄蕩著那哀傷的旋律,久久不散。

「如果錯過以後不後悔,可能誰會忘記誰。別讓我為你掉眼淚,不管錯與對,也不能走的太乾脆,別讓我再次為了你心碎」

說好不輕易放棄,你還是選擇了放棄,留下悲痛,獨自隱居在一個人的時空,不讓誰人來懂你此時的心情,拒絕誰來慰藉你說不出的心傷。

你知道,唯有那一首首傷感的音樂,從你心尖流過時,你的一切也會在暗傷中追隨春花凋落的那一瞬起,埋葬,沉默,再沉默。

「總以為我們彼此能夠相守,對你的付出我也從不保留,多少的期待,多少的等候,誰知道總是寂寞陪伴著我。」

凌亂的心緒跟著音樂大聲嘶喊著所有的無奈和痛楚。

你說你不會再去渴望有一絲溫柔來捂曖你在深夜裡的冷;你說你會習慣一個人去咀嚼自己的喜怒哀樂;你說你將會是一塊拒絕溶化的冰;你還說只要能忘情活在沒愛的世界裡,你就會相信自己從此真的不會再為誰淚眼婆裟。

夜,隨風搖擺相思的風鈴,給雨水的瀝瀝漓漓滴斷了每一根用愛心織成的情弦,滾落紅塵,你心中懷端著的名字慢慢失去溫度,一切與你彷彿不曾有過,一切又如只是訴說著別人的故事,回憶漸漸褪去美麗的色彩。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