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吻春草,桃花傳奇香;郎君行天涯,伊人翹首望。

孤影愁閨房,燭淚到天亮;思君對月唱,何時才見郎?

陽春三月,氣溫依舊低。

但,春草萌生,春芽吐黃,抽枝拔節,天天向上;相思也不例外,天天瘋長,日日加碼。

地還凍,風還涼,花蕾探頭露腦。

然而,雪花偏愛回頭一顧,依舊撲面而來。

陽春三月,依然是寒風主宰天下的時候,依然是強說新詞賦舊愁的季節。

遙望桃花朵朵開,暗香撲鼻來,顧盼之間,撿拾起一些舊詞的幽韻,從平平仄仄中打撈起嗟歎聲聲,把思念連接;從恩恩怨怨中尋找到暖暖的春意,把相思連接;用你留下的那些芬芳的詩句暖心,細細回味著你的笑顏;用你留下的那支玉簫與半隻月亮對歌,把寂寞與閒愁打發。

一絲涼風行走在筆端,讓宣紙感到寒意。

郎君,你在天涯,能從我故作瀟灑的口吻中領略到我的強作鎮靜的氣息嗎?

我把淺淺的憂傷輕輕的撒在桃枝上,單等你那邊的桃花開了,看你是否也能聞到我的憂傷。

筆隨心動,漫染相思,情隨心喚,聲聲嗚咽;隨意的塗鴉,墨染之處:東風吻春草,桃花傳奇香;郎君行天涯,伊人翹首望;孤影愁閨房,燭淚到天亮。

思君對月唱,何時才見郎?

有多少西風瘦詞在我的衣袖上灑下淚花,有多少北風寒詞在你的衣襟上留下酒痕;我的袖中余有你送的梅香,卻怎麼也敵不過淚水的浸擾;你的衣襟上留有我牽掛的髮香,它能蓋住寂寞與憂愁調成的酒味嗎?

曾經在人如桃花的時節,只需在片言隻語中就能體會到幸福,如今我書寫了長篇的文字,卻怎麼也沒有感覺到半點興奮。

虛度一天後,夜半無人時,翹起蘭花指,撥動冷弦絲,對著簾外半隻月亮訴情思;從前世彈到今生,從滄海彈到桑田,想把紅塵中的幽怨趕出蒼蒼蒹葭,別讓我老是在水一方。

你曾許下過海誓山盟,讓我激動不已;我立馬為你背誦:「山無稜,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甜言蜜語,恍如昨日!

冥冥之中彷彿有一種非凡的魅力,把絞織著思念的情感,通過月光傳遞,讓我的靈魂與你叨叨不停的低聲私語:你是我今生最美麗的相遇!

也許在一千年前,你是我遺落在桃花上的那只蝴蝶,連夢裡都對你一直不停的期盼;也許在五百年前,你是我遺落在梅花上的那顆淚珠,連夢裡都對你一直不停的詠歎;也許在兩百年前,你是我遺落在紅樓中難言的遺憾,連夢裡都對你一直不停的呼喚!

細雨絲絲飛,寒風冷冷吹。

取下那支你留給我作伴的玉簫,吻著你留下的唇香,悠悠地吹著你給我編織的小調,我在纏綿憂鬱的相思曲中等你;婉轉的曲調,悠悠的情思,帶著相思穿越了時間的泥潭來到了那時的春天:滿樹的桃花映紅了我的臉頰,蝴蝶飛舞,蜜蜂歌唱,桃花傳香——哪想第一次見你時,莫名的興奮就讓我感覺心特慌:想必你就是我等了千年的書生!

從春到夏,你引我到詩經中去欣賞「桃之夭夭」的美人;到漢賦中去品味「鳳求凰」的傳奇;在唐詩中尋覓「雲想衣裳花想容」的傾國詩篇;在宋詞中探訪「月上柳梢頭」那迷人的期盼。

甜甜蜜蜜之中,在月光下低吟淺唱,在庭院中和韻詞賦;把唐詩的風韻,宋詞的柔情,用來消磨我們的時間。

而今,我還是在這個時間段等你!

莫非我們的百年之約要千年之後才能相見?

真想把唐詩宋詞的幽韻折疊起來,放在寂寞的情思中,等你。

靜靜的夜,紅燭搖曳,孤影四壁空,攜著一簾幽夢,帶著萬般柔情,把我的思念藉著月色的清輝掛到你的窗前;讓它裝飾你的夢境,希望你能踩著我們從前定的韻律,尋著我的簫聲趕來和我幽會,我會在桃花樹下,等你。

彎彎的月亮,無精打采的斜掛在西邊。

焚香淨身後,守著紙墨,增韻加詞,定音調律,讓我的思念在推敲中不斷徘徊,把我的詩篇給你留下回味的伏筆。

面對無邊的相思,把愛當成主題,把綿綿的心事悄悄的訴諸筆下;「世間無數丹青手,一片丹心畫不成」。

伊人在揮毫潑墨間畫著相思耐心地,等你。

遠去了詩情畫意的的纏綿,飄渺了月伴西窗的良辰,退去了奼紫嫣紅的妖艷,離開了晚窗憑欄的顧盼,撿拾了孤獨寂寞的閒愁,揉碎了宮商角徵羽的音階,撥動了冰絲冷弦的幽魂,你知道嗎?

我在等你,在三月的春光裡,等你。

舉手拂面,順勢抹淚,一縷春風穿過掌心,顫動心扉。

凝視著嫣紅的桃花,讓縷縷相思如氤氳的春光冉冉升起,攜帶著你熟悉的氣息飄浮而去,讓遠方的情人在眺望中感知由我定格的唯一韻律,輕聲哼唱出相思的拍節,讓思念的心籐在瘋長中,等你。

抬頭看,我把相思昇華到浩月中,對你顧盼;低頭念,我把相思編織在春風中,為你留言;靜思中,我把相思凝結在桃花中,等你歸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