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漸漸深了,蟋蟀觸動著路面,簌簌作響。

打擾了入睡的人們,想著被文字洗禮的妖嬈。

櫻花樹下,微風拂過,花瓣散亂滿地,點綴著朦朧的夜色。

可惜,無人欣賞。

可是,孤芳自賞。

月光下的綺麗,被黑夜遮沒,月宮裡的仙子,獨倚空樓,玉兔調皮地上竄下跳,惹得仙子頻頻皺眉,不過嘴角卻揚起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也許,這就是惟一的依靠和寂寞的安慰吧!

粉頰緋紅,凝脂般的容顏不需任何俗妝,否則驚擾了天人,罪無可恕。

我想,冷的感覺,不盡至此。

可惜,不可名狀,言盡詞窮。

涼風侵襲,擱淺在琴弦的十指,莫名地顫抖,再也彈不出美妙絕倫的旋律。

蔥指,十指修長,靈巧溫柔,似嬰兒般的肌膚,白皙動人。

夜,靜謐,無一絲雜音。

倏然,不遠處傳來「唉」地一聲,打破了難得的寧靜。

這聲音,似曾相聞,女子的哀歎聲裡飽含了心酸、無奈、不捨。

可是,玉兔終歸是動物,聽不懂仙子所歎何意,只是一味地在仙子懷中撒嬌。

寒意依舊籠罩著這深宮,無人接近。

惟有一人一畜,屬於這裡,雖美麗而無人氣的淒涼之境。

盤髻披肩的秀髮,遮住了美麗靈動的明眸,可藉著月光,依稀可見明眸中泛著層層晶瑩。

身著永遠是一襲粉紅翠衫,白底繡花平鞋。

於是超凡脫俗一詞應運而生。

美麗的背後,總有太多難以理解的無奈,太多嫉妒羨慕的眼光,可是當事人卻渾然不知。

背影依舊落寞,形象依舊潔白。

夜半,花開過後,仙子偶一回眸,猝然驚喜,一笑嫣然,堪比花開,可惜她自己不覺,別人也無從可見。

蹂躪,是貶義詞,眾所周知。

可是,如何能將幸福月光如此糟蹋呢?

其實不然,心的距離,不在乎遠近。

而幸福呢,是否可以肆意踐踏?

當然不能!

那麼如果蹂躪呢?

則更變本加厲了。

可是,文字使然,此刻就是要這種效果。

則成文:取名曰「幸福月光,我可以蹂躪。」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