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梅

自嚴寒來,與寒風中,昂然而立,絲絲淡香,沁人心脾。

站梅林中,賞梅之韻,褐枝淡花,柔柔輕盈,惹人憐愛。

經歷一番寒徹骨,惹得梅花撲鼻香。

有人將臘梅的傲骨稱頌,我卻為臘梅的纖柔之美而感懷。

朵朵小花,是那樣的淡然,沒有濃郁的香氣,缺少雍容的美麗,可那一抹淡雅,其是雍容之美所能及,濃郁之香所能攀?

皚皚白雪中,群木葉葉落,獨見一梅海,新白抱新紅。

梅海深處,忽見一白衣男子,那吟詩舞劍的白衣男子,可否是被梅的淡雅所吸引?

在這北國蒼茫的天地,置身梅海,揮舞長劍的白衣男子,是否在等待癡戀的佳人,共賞臘梅?

佳人,你在何方?

你那裡,可否有臘梅盛開?

雪舞的時候,你是否會和臘梅一起,不沾染塵世之風,吟一首《一剪梅》與梅林雪海?





(二)蘭

自山中來,與溫室中,淡然處之,片片葉子,翠綠剔透。

看蘭之風,品蘭之味,高雅聖潔,朵朵花蕊,完美清淡。

人為萬物之靈.蘭為百花之英,醉心與蘭的高貴,欣賞蘭的淡然。

如謙謙君子,似柔柔佳人。

不絢麗奪目,不誇張魅惑,那一絲高雅,有不容褻瀆之風範。

百花齊放皆爭春,獨有蘭花香適宜。

攜手與君賞蘭之雅韻,在蘭的高雅淡然下,將愛,昇華,再昇華。

朝朝頻顧惜,夜夜不相忘。

有蘭如影隨,伴君紅塵行。

他朝庭院下,與君將花種,待到春風至,滿庭花簇簇。

若是長相守,定不負君意。

以蘭為憑,以天為媒,續寫愛情的經典傳奇。

唱一曲《蘭花指》與君醉。





(三)竹

月夜旖旎,竹影搖曳,婆娑有聲,竹林之外,伊人為誰?

橫吹羌笛,如泣如訴,笛聲委婉,心碎之處,可有人知?

千磨萬擊亦堅韌,任憑狂風暴雨來。

竹的堅韌,令世人讚歎。

綠了江南的竹,你是否看到了癡情在翩翩走來?

江南春雨潤如玉,滴落竹葉醉世人,引來美人橫吹笛,無盡相思吹與竹。

若是將竹比作翩翩少年郎,那橫吹羌笛的美人,是否在為少年郎而憂傷?

竹林之外,可曾看到美人的雙眸,在癡癡凝望竹林之中的少年郎?

笛聲醉,心兒碎,空對竹林填幽怨。

月夢風竹將情寄,竹林深處,伊人可知?

吹一曲《梁祝》與君知,總是浮生如夢,亦無悔!

月光如水水如天,竹影似夢夢似情。

歎竹之雅韻,想人間癡情。





(四)菊

秋叢繞捨,菊色滿園,遍繞籬邊,菊香陣陣,暗自欣喜。

傲霜秋菊,奇花獨立,玉骨冰肌,裝點一秋,風霜何乃?

萬物蕭瑟之秋,唯傲霜秋菊,亭亭玉立,不驕不躁,迎風而起之時,將馨香與色彩,送與大地,贈與人間。

若是菊乃有志者之象徵,那對愛的執著,就用菊來代表,則再貼切不過。

追愛,惜愛,珍愛,用生的力量雕琢愛的雋永。

將菊之精神,濃縮為愛之精粹。

一叢寒風中傲然而立的菊花,堪比那妖嬈絕色的瓊花。

雖妍不俗,雖美不媚,此乃寒菊美之經典。

那手執菊花的才子,可否與夢中與菊相隨的佳人,終成眷屬?

那不離不棄的真愛,可否像菊般經得住寒風吹,秋雨冰?

寫一篇《菊愛》送佳人,衣袂飄飄處,共成比翼鳥,連理枝!

賞四季風光,看花開花謝,品百味人生,歎世間真情。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