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我數年幾載無法忘掉的,我決定用一生去忘卻。

而當我垂垂老矣年壽將罄的時候,我會發現,那我用一生去忘卻的,居然一如經受歲月風雨侵蝕的石刻,縱然表面字跡變得再模糊、再飄渺,那曾經深深劃下的刻痕也不能被抹煞。

可是,思憶和忘卻是隨同生死的。

無論多麼深刻濃烈的情思愛愫,終會隨著生命結束雲散煙消;一切歸於虛無的忘卻,卻與死亡一起,獲得絕無法顛覆的永恆。

於是,當我快死的時候,我可能會殫精竭力地去追憶年輕時的那一段時光,狠命地在心底編織曾經的那個形象,醉人的甜蜜絲雨久違地再撫心田,縱然那也挾來了逃避了一世、積累了一世的痛和恨。

是的,我所能編織的,只是曾經的那個音容笑貌。

因為到那時候,我早已失落了一世的她。

無論她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可能再知道了,我對她的記憶,永遠地停留在當年、訣離的那一刻之前。

我用盡一生的力氣去忘,而數十年之後,蒼天卻自然直接地給我了真正永恆無知的忘。

天地大時宙蒼邈無盡,任何不是無窮的時間和無窮相比都只是無限趨近於零的短暫。

但是情之傷是一剎那就會引血沖腦令人醉痛昏然的東西,我怎堪數十年記而不忘!

但是當我快死的時候,我卻會殫精竭力思憶年輕時的那一段時光,那是因為我實在不甘心於人死後一切歸於永恆的不存;我雖然立意永遠忘記她,但這只局限於人世現實的一生啊,我實在不甘心於以後在無極蒼邈的宇宙裡我永恆地形神俱滅,一絲縷思念她的神念也不存在!

如果我死之後,能夠有一道分魂逃離寂滅,幻化為一絲縷神念,朦朦朧朧地思憶著她,那麼即使我現在死了,也會很幸福。

我用盡一生的力氣去忘,而數十年之後,蒼天卻自然直接地給我了真正永恆無知的忘。

但是當我快死的時候,我卻會殫精竭力地去追憶年輕時的那一段時光。

縱然那也帶來了我逃避了一世,故而積聚了一世的痛和恨,但是我不怕,因為一切歸於寂滅空無的永恆已在眼前。

我終會形神俱滅,我無力於永時恆世思憶著她。

但是我希冀我在生命盡頭的思憶,會變成另一種永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