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然銷魂,無言徘徊,本是癡情種子,奈何有情皆殤,而今黯然又銷魂。

只道是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這樣的標題看起來就不是開心的文,可是我想靠我零星的記憶和平靜的心態,來拼湊一個看上去盡量完整的心情,或者說是一個角色。

我是一個天生偏執的男子,一旦發生愛了就會變成迷戀,漸漸沁入髮膚。

強迫變成自己的標籤,就像灰暗,晦澀,低沉,我並不懷疑它們是不是值得熱愛的,而是我習慣了這樣的模式,就像那些幸福樂觀的人一樣,我們都是自得其樂的人,沒什麼不同。

有人天生熱愛天使,我卻是那個熱愛惡魔異物。

有人說人一輩子都會遇見自己最愛的和最愛自己的,我就是那個做了最愛別人的又找不到最愛自己的人。

有人說總會在下一個路口,遇見真愛,我就是那個遇見了,付出真愛的卻只有我而已,不是我們。

我就是老天的次品,幸福的遺忘,我是不幸中獎的那個,我是一個意外。

很多人告訴我,我經歷過,我以前也有過,可是我們都明白,這個年代,我們沒有堅定的理論依據,雖然每個人都在經歷一些沒有稜角的愛恨,但是總結愛恨的能力和經驗,我們都是貧乏的,因為我們都愛著不同的人,經歷著不同的愛情。

總有一個人在愛情這場角逐裡黯然,一個是銷魂,黯然的我。

銷魂的是你,得到的是你,付出的是我,勾勾手指的是你,傾盡全力的是我。

這就是愛情,不是棋局,而是摔角。

一場場心碎裡,我知道了所有瀟灑的人,都逃不過崩潰的命運,誰又能真正做到妥協?

是愛無份量,但愛有冷暖,那個你親愛的人,是不是會給你溫暖,讓你有堅持下去的力量。

有多少人愛的時候,追求的,想要的,都是安全感。

可是誰都沒告訴我,安全感是那麼奢侈的東西,不過是一點點奢侈的安全,居然是那麼不可能的事!

曾經我們都曾搖晃著逐漸虛弱得幾乎不能自持的身體,欲哭無淚,視而不見,問自己還能夠如何?

問自己怎麼能將自己剝離的如此乾脆,靈魂,身體,問自己將要如何面對這些不堪的愛情,讓那受傷的心,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有多少人在以愛為前提,吃定了愛人,也就不必在乎是不是有個人為自己費心,做些什麼,對於自己來說,那些人不過是可隨意丟棄的垃圾袋,只需要裝滿丟棄,沒有一點兒的留戀和遺憾。

那個最愛自己的人只不過是這堆垃圾袋中最具有奉獻精神和自虐的一個人而已。

這樣的魔鬼,是我愛過的人,或者說有很多這樣做過,這樣愛過。

愛情就是這樣,一個人真的愛了,一個怎樣也不愛。

一個真愛的人,對於那些魔鬼來說,不過就是一個倒貼狂,奉獻者,兼神經質。

人與人之間的最大區別,是他們對待死亡的態度,他們如何面對死亡的命題,決定了他們會如何選擇生命的方式,人與人的最大區別,是他們對待感情的姿態,他們如何面對愛人的命題,決定了他們在愛情摔角的結局。

愛情也許不如我文字這般無助,但是愛情就是這樣必須一個個的經歷,一個個的痛苦,黯然銷魂是必須要走的一段路,沒有捷徑,沒有選擇。

結婚不是愛情的終結,而是另一段考驗的開始,是考驗那個真愛的誓言,當一切全盤崩潰時,也就認了,不再掙扎辜負了誓言的真愛了,摸著自己的心,問自己,那些真愛的誓言,堅持了多少個春夏秋冬,那個陪你從花樣年華走到花樣凋零的的愛人,你珍惜過幾年,這樣的感情,就是真愛了,不能計較,不能細細分析,分析了計較了,就什麼也沒有了。

我想,曾經愛過的人,曾經做過的事,以後都會懂得,雖然誠實,但並非正確。

路一路走,丟棄一路尋找,撿棒子的狗熊並不愚蠢,它只是在做它覺得對的事,它也許會有兩個結局,最終手中空空,什麼都沒有。

或者抓住最後一個,對它來說,是這個,就這樣。

結局又算如何,如果僅僅為了結局,那麼我從出生直接走到死亡。

曾經愛了,就算了,不在計較了得到多少,畢竟愛情,計較不起。

黯然銷魂,唯愛而已。黯然銷魂者,唯愛人而已。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