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抽著煙,不知道她到底在說什麼?

煙霧繚繞在燈光下,我覺得這麼多年來自己憔悴了好多,只是一個男人是不會太在意自己的老去,臉上的肌膚點點刻畫得冰冷和僵硬。

她用手推著手裡的高腳杯,不停的在桌上打轉,然後慵懶的半爬在桌上對我說,你知道麼?

很多愛情只不過是在交換彼此的寂寞,後來你會發現,越來越寂寞直到冷得凍死掉,像海底深處的游魚最後被孤獨和寂寞凍死掉!

我吸了口煙對她說,你這是你太挑剔了!

結果什麼都得不到!

是嗎?

她回過頭來看著我,然後嫵媚的笑笑,用手挽過披灑下來的長髮說,那你呢?

不會把感情全心投入的男人,愛得收放自如的男人,起於情止於愛的男人,你能得到什麼?

我們素不相識所以不會爭執,我們沒有肉體關係也沒有情感關係,所以彼此毫不相干,只是兩個喝醉酒的普通客人,說著漫無邊際無聊的話題。

不是在調情,沒有對彼此的慾望,如同多年來的朋友,冷漠而乏味的訴說著自己感情上的不滿。

這個女人醉得厲害,很多時候我無法聽楚她在說什麼?

有的時候又聽得很清晰,或許是那個真正醉的人是我,只是此刻我分不清楚罷了。我繼續抽著香煙,仰著頭吞吐眼圈,眼光游離在過往的女人身上,她們彼此打扮得時髦靚麗,釋放著令人迷醉的香水味味。

千萬不要試圖去碰觸,因為她們可望不可即,只是用來引誘人心,而沒有一點點仁慈施捨的餘地。

我看管了女人驕傲自大的伎倆,想必她們也痛恨男人冰冷的冷漠,彼此猜著,卻又想曖昧靠近,窺探彼此內心的溫柔,試圖成為對方的征服者。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相信女人,我不記得自己曾經愛過幾個女人,或許都沒有真正愛過,只是擁有過,不!

確切的說只是相處過一段時間。

她說的那句話也許很對,彼此只是在尋找填補心靈空缺的那種感覺,所謂愛情更多的是彼此交換的寂寞和傷痕,愛一個人的同時還要做好思想準備,陪她一起承擔起過往的那份情感痕跡或傷痕。

然而他們曾經的快樂,你卻永遠無法知道!

無法分享,嫉妒和委屈變成滿腹的眼淚,和彼斥責的根源。

是不是很不公平?

但是這樣的世界,想找一個對感情單一的女人實在太難,所有的人都是不會走同一條路的,都那麼倔強,一路勇往的向前,再向前,直到落寞的邊緣,最後再把自己推下深淵,摔個粉身碎骨。

你為什麼這麼悲傷?

我問她。

呵呵,因為我快樂,所以才會悲傷!

她搖搖手指然後說,與極樂一線之隔的就是地獄,哈哈哈。

有個男人對我說過,他恨我,想殺了我,然後自殺!

我很開心,因為有多恨一個人,就有多愛一個人!

她喃喃自語。

傻瓜,一群白癡!

我無趣的說道。

難道你不是麼?

其實你只是掩飾,你是才個真正的大白癡!

大傻瓜!

她用手拍打著我的肩說著醉話。

我看著她笑笑,然後說,我知道你醉的時候永遠不會說一句話!

什麼話?

她瞇著眼睛好奇的問我。

你不會說我愛你!

因為你足夠倔強!

哈哈哈!

她更加狂妄的用力拍打著我的肩,然後對我說,知道嗎?

以前我最容易說這句話,無論是對誰,醉了以後我就爬在人家耳邊說這句話。

現在我不會說了,沒錯!

即便是醉了也不會再說!

哈哈哈——因為我變吝嗇了!

真是個神經病!

你卻陪個神經病說話,自己不是更神經病?

我搖頭笑笑,然後喝了一口紅酒,在繼續抽煙。

她把我扔在煙灰缸外的煙蒂,一支支檢起來規整的放到煙灰缸裡,然後對我說,今天你抽了好多煙。

滿滿一煙灰缸!

可我喜歡抽煙的男人!

但你不會喜歡我,因為你這麼倔強,是不會讓喜歡的人看到現在這個樣子的你!

是啊!

我足夠虛偽怎麼了?

比你好啊!

你這個騙子,只顧偷聽別人的心裡話,自己卻不說,保守得嚴嚴實實的幹嘛?

我樂呵呵的笑著,然後對她說,你醉了!

她舉起手狠狠的給了我一個光,那種刺痛的感覺馬上從臉部衝到耳根,然後鑽入大腦深處。

可奇怪的是肉體上的疼痛卻能釋放出內心的傷痛,我犯賤的覺得她打得好爽!

我舔了舔嘴角上的酒漬然後看著她說,你還真沒拿我當外人!

她埋頭爬到桌子上嚎啕大哭起來,很多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圍觀著我們,我脫了身上的外套給她蓋上,然後繼續抽煙,喝酒,最後我聽到她哭泣的聲音越來越小,是顫抖和抽搐著的。

我又點了支香煙,繼續吞雲吐霧起來。

有苦澀的液體在我胃裡翻滾,忽上忽下的讓人難受,但我卻無法哭出來,做為一個男人,我已經忘記了哭的感覺,即便怎麼努力也擠不出一點眼淚,這感覺讓人哭笑不得。

我們是極不相同的人,她哭因為她深愛著一個人,我想哭因為我無法愛上什麼人,不知道哪個人說過,一個人花心,不是因為他太多愛,而是因為他沒有找到愛的那個,或者已是曾經滄海,無論他把愛情流浪在任何女人身上,都找不到他曾經遇到的那位好,因為得不到愛情所以才會在不同人上身放逐情感卻禁錮愛,這樣的人看似令人羨慕其實一生悲哀。

愛的人痛苦,不愛的人痛苦,所謂紅塵也就是這樣,糾葛著這些無關痛癢、攸關生死的情愫,浩浩蕩蕩的,度日如年,年華飛逝,永不復返。

醉酒只是一時的快樂,但仍舊會有醒來的時候,如此反覆的醉生夢死,最後你才恍然大悟,原來醉生夢死也不過是自己和自己開的一場玩笑,最終天亮了,該留該去,人依舊會醒來。

下一刻,我會去到哪裡?

下一刻,她會去到哪裡?

這樣的夜色,這樣的空間時間,誰會更關心誰內心的去向?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